亚博直播

邮箱

本文由《清华金融评论》与况客科技联合推荐

文/《清华金融评论》王蕾、《清华金融评论》特约撰稿冯昭


在长袖善舞的私募股权领域,信文资本总裁严锋属于颇具艺术气质的那一种,但这并不妨碍她发现标的的精到眼光。她擅长TMT领域和文化旅游在内的大消费行业的投资,且投资必先看退出,金融专业出身的她,理性源于金融风险管理的思维逻辑。


信文资本由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和中信集团旗下中信锦绣于2015年共同出资成立,投资范围涵盖TMT、健康、文旅、先进制造业等多个方向。2016年文发集团将所持股份转让给其控股公司国新集团下属的国新基金。目前,依托股东平台和自身市场研究优势已先后发起设立了15只基金,管理规模突破100亿元,成为私募股权投资一只异军突起的“黑马”。


目前,旗下一只7亿规模的文化旅游基金——信文福旅正在募集阶段,这只基金是福建省旅集团公开对社会招标管理人,信文作为首批三家管理人之一入选。


“作为资产管理人,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对资金增值的负责。信文资本会以退出的倍数倒推项目投资,在尽量保证基金本金安全的前提下,争取投资收益的最大化。”严锋在接受《清华金融评论》专访时说,私募股权行业波动性很强,退出需要政策机遇。


2009年创业板放开后,很多企业上市创造了创富神话的同时,也带活了多家PE机构的成长。但近几年随着上市节奏的趋于平稳,且目前中国注册制还未放开,退出渠道有限的情况下,倍数退出似乎更为困难。


“退出有几种渠道,目前市场情况下,被回购类似于购买固定收益产品,收益最多10%,是比较低的,等分红更是等不来的,因此想要倍数退出只能靠IPO。”严锋说,然而对于退出而言,政策机遇很重要。目前上市节奏也在加快,信文选择项目也会在选定之后依托中信集团的投行实力评价其上市预期。中信集团旗下的合作机构也会跟投信文依靠前期调研选择出的标的。


依托股东资源,信文的退出之路虽然比较艰难,但是比起更多行业同行而言则要好得多。


眼光——学会保守


虽然股权投资迎来大发展,但经济新常态的下行压力困扰着整个资产管理行业。且监管着手补齐制度漏洞、信用环境并未理想、投资者无风险收益预期仍强、专业的机构投资人队伍有待培养等诸多因素制约下,私募股权投资生态环境的完善并非一日之功。


但金钱永不眠,资金的时间成本对收益率的影响是线性的。因此严锋将绝大多数时间用在看项目、与投资人、被投企业的交流上。她说,投资首先要考虑资金属性,满足投资者的财富增值要求和流动性要求,其次考虑企业自身运营能力(周期性行业看周期),还要考虑体制、机制和管理团队。


“没有夕阳产业,只有夕阳人士。”严锋说,“比如服装,现在A股上市公司里业绩持续增长的不多,但是放眼世界,西班牙的Ortega就凭着ZARA与MD,两度超越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


她将投行圈并购箴言——“好人、好事、好中介”拓展出投资五要素:能在合适时机做正确决策并团结一心的管理团队、好的周期、好的行业、好的机遇与监管环境、好的财务数据。


“上市政策也会对投资机构产生较大影响,但那是靠天吃饭,说到底,投与不投的决定性因素还是基于对企业本身的判断。”严锋说,成功是个偶然因素,大部分企业都会失败,最终尘归尘、土归土,因此要带上放大镜来找好的投资标的。


“从行业选择上看,最具价值的投资领域应当是技术革新,但这很难判断。”严锋认为,新技术从实验室阶段到应用,从应用到产生收入,从收入到管理成经济利润,每一步都有可能走错、走偏,从而令投资血本无归。而新技术一旦被确认,传统企业就会尸横遍野,就像蒸汽机代替传统手工业,数码技术代替胶片行业。但是实际上,投资到这样的技术,既需要前瞻性,也需要运气。


“可以把握的是投资于轻周期的行业,比如包括健康在内的大消费、能令人产生依赖感的畅销品与快速消费品。”严锋觉得,苹果最了不起的是将非畅销品变成了畅销品——若干年前,你想不到花买5台电视的钱买的手机,会半年换一部;而彩电可以使用很多年,尽管它的价格只有苹果手机的五分之一。


然而,在资本回报和“资产荒”的双重压力下,优质资产的周围都有一群虎视眈眈的资本猎手,“敌军围困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的境界虽然有点儿理想主义,但面对优质标的,资本容易一哄而上的现状,投资必须要学会保守。


“确定的投资标的,还得用各种理由说服其让我们投,以及讲价,确实蛮辛苦的。”严锋说。


“PE投资有时限要求,一般是5(年)+2(年),或者3(年)+2(年),甚至是2(年)+1(年),然而,无论选择哪一种投资周期,财务投资人都会觉得时间长,这也对投资项目遴选产生严苛的要求。”严锋说:“财务投资者主要兼顾安全性和收益性。”


“有一家企业我们持续跟踪了九个月,但是因为某个关键数据没有得到确认,所以我们一直没有下达投资指令。”严锋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与企业没有充分沟通,恰恰相反,我们在互谅互解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专注——学会放弃


在家庭教育的影响下,严锋在童年“被迫”遍读国学经典,四五岁时又学习了西洋乐;后来因对数学的爱好与敏感,大学时她选择了金融专业,这让她具有理性与感性的双重气质。青年时代,她远赴巴黎进修经济管理却机缘巧合地学起了艺术鉴赏,回国后也因向往自由而当过某媒体特约撰稿人。但稿酬并不够支撑她有些小资情调的生活开支,这让她索性回归了金融业老本行。


1996年严锋加入证券公司开始了金融从业生涯,先后从事TMT、银行、纺服轻工及债券信用研究和二级市场相关投资。直至掌管信文,一晃已经21年。经过无数的熊牛轮转,通过纷纭复杂的资本市场,严锋从当初投资时候的小心与紧张,怕出错,早已历练出了专业投资人的敏锐和果断。


严锋依然记得当初鱼龙混杂的证券交易背后的场景:因为监管和法治的不完善,违规成本低,有的制造企业明明没有订单,为了满足股价上涨的需要,就联合企业租了仓库把产品买下来,以此实现销售收入,从而令股价暴涨获得超额收益;还有一部分券商由于监管不严,挪用客户保证金的情况也比较普遍。


“但是行业、制度与人都是要成长的,现在监管环境真的要好很多。”严锋觉得,任何领域都有浮躁和泡沫产生的时候,当下,不管做人、做企业、还是做投资,都应踏实一点儿的好,“做好自己的事情总不会吃亏。”


更容易看清楚一些事情,也就更看淡一些事情。严锋说,在投资中也要学会放弃,主动放弃。


比如当下,经济新常态、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资产管理行业前景是光明的,整顿是必然的。在法律制度逐渐明朗、监管趋严、行业整体理性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本源的趋势中,私募基金的加速分化将是必然结果,行业竞争加剧,必然优胜劣汰,穷的越穷,富的越富,而私募常胜的法宝,将是“专注”二字——即基金自身准确的定位、明确的风格、擅长的领域、优质的服务和管理能力。


在私募江湖上,通常名气大的公司销售能力强,而投资强的机构都不善宣传,因此销售能力相对较弱。信文根据自身优势和劣势,在基金的募、投、管、退四个关键环节上进行取舍,因其团队以投资能力为主,人员比较精炼,并没有销售出身的专业人员,最终决定专注于基金的投资和管理,而主动将“募集”交给专业销售公司去做。


“卖方是要求人的,我习惯和喜欢做的是买方业务,又有一些小知识分子脾性,好面子。但是让人家把钱交给我们管理,必须得有耐心与说服力,于是我感觉,个性来说,销售于我真是世界上最难的活儿。”严锋坦言。


而让严锋最终做出这个决定的,源于一次融资类项目的募集过程中,后期管理难度比较大,但一个募集机构以信文股东背景进行夸大宣传给了严锋很大的压力,于是她决定,信文不再参与融资业务,只专注于股权直投和债券投资。


“过度宣传是我们最害怕的。不该赚的钱要舍得放手,尤其是在目前信用环境下,生存是前提。”严锋说:“为此,我们付了比较高的费用给专业销售渠道,同时对销售渠道实施严格的准入控制。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加大了些融资的难度。”


目前信文正在将考虑与银行直投进行合作。“银行直投喜欢债权投资,不喜欢股权直投。因为我们在沟通中突破起来也是比较难的。”严锋说:“但也是想突破,因为银行的渠道是最好的渠道,客户是自己的,我们也不会担心他们会过分宣传。”


战略——学会合作


如果穿透上去,信文资本是中信集团、国新集团两大央企同比例持股的资本管理平台。强大的股东背景,也给信文资本带来更多的行业话语权。比如,有了两大央企的支持,被投企业会在资产估值、条款设置上做出更多让步,这是信文资本在项目获取上得天独厚的优势,这也使投资风险变得更加可控,为投资收益率的最大化增加筹码——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信文资本在成立短短一年半以来,就能实现逆势增长的秘密所在。


信文资本可能是中国股东背景最强的PE机构了,但也有其烦恼,除了在销售方面不能过度宣传,受到一定制约之外,虽然小团队作战效率较高,但对股东的决策上会相对慢一些。


“不过业务层面则有比较充分的授权,毕竟团队都是中信集团控股企业工作十年以上的老同志。”严锋笑言,“领导一是看我们资本金不大,二是对团队非常信任,给了我们较大的决策权。”


但也正是因为股东与投资者的信任,让信文在投资决策时更趋于谨慎。因此更加注重与各方的沟通合作。


“我们在募集之初就会和投资人交流清楚,双方有互信关系。但事物一直都在改变,如果投资者对我们投不信任票,要求提前赎回,只要是合理要求,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也正是因为提前与投资人保持良好沟通,还没有过这方面的纠纷。”严锋说:“我们需要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想问题,理解投资人的需求,把钱放在别人的口袋里,总需要知道的更明白一些,合理需求就应该在不违背信披原则的前提下尽量满足。”


因为精力有限,信文也会严格挑选合格投资人。“PE机构的投资人,应该是对这个行业有一定的理解能力的高净值客户。”


目前,信文的直投项目基本都有较大比例的团队跟投,而且信文的团队跟投是自愿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较大比例的跟投,说明我们的项目是靠得住的。”严锋想了想,列出了信文的三方面优势:


一是团队成员主要来自中信证券,并且和中信集团关联金融机构有干部人事交流;二是与中信银行的投贷联动,与中信证券、中信建投的保荐及直投、跟投,以及集团内部旅游、农业、医药、文化等板块的项目承接能力,使协同和合作的效应得到充分发挥;三是中信集团、国新集团两大央企股东的声誉,对信文资本本身就具有背书作用。


处世——学会成全


信文资本董事长由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董事长罗钧兼任,但是罗钧不能把时间和精力全部投入到信文资本上面,这样一来,更多地管理职能就落在了身为法人兼CEO的严锋身上,并对严锋充分信任和授权。好在创始团队成员主要来自中信证券、中信建投等知名金融机构,在资管、投行、债券等领域经验丰富,在投资行业分布上也会从各自工作背景出发,来进行专业化分工。


“因为我有一点儿小知识分子气质、喜欢艺术的气质,像这种人一般比较散漫,但是在信文资本,相当于是我在挑头儿,董事长对我有充分的授权,我觉得我负不起这个责任,但是他特别鼓励我,说对年轻人要给一点儿犯错的机会,给你责任你就会动起来,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两个字——-负责。”


严锋说:“到我们这个年龄,金钱已经相对不太重要了,但是起码对得起人家信任的荣誉感还是要有的。”


这些年,严锋说她遇到了不少人,对其都有这样那样的影响。但如若用最,则是罗钧董事长。年逾耳顺的他,曾跟她说过的,最愿做的事是成全。而学金融并从事这个行业多年,认识了几乎中国最聪明的人,最后发现最打动她的品性,仍是宽厚。


“但愿我将来也可以收敛一些犀利,以成全他人为己任,宽厚为人。”严锋说。“但若说到投资,有人说我是处女座人格的非典型双鱼座,如果这种说法可信,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觉得最满意的投资永远会是下一个。”


   
9号彩票地址时时彩组二计划网上能买时时彩彩票领奖故事分分彩坑死人龙门pc蛋蛋幸运农场数据经纬娱乐时时彩